返回第二十三章 已无法回到原轨的生活  试剑天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早晨,张平再一次被‘学习使我妈快乐’牌闹钟唤醒。睁开眼睛就看到闹钟在床头蹦迪。

推开窗户,面向东方,凝神静气‘看’向青铜球,又有一滴青色的功德聚集——现在一共7滴,全都是来自黑龙的。

至于此前举报猼訑族的气运,还在凝聚中,但速度越来越慢。

两种功德互不相干,各自凝聚。

拦阻黑龙的5滴功德,是一次性的。没有后续。而举报猼訑族、拯救黑龙太子,却是持续性的。

看了一会功德,满意的笑了,而后才睁开眼睛,习惯性的打开手环,找到某中二群。

不想今天中二群的群风格外正。

今天的标题是:

<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>

今天就要分班了,努力冲鸭!

继续往下翻了翻,好吧,熟悉的风格又回来了:

皮皮瞎:“比我们优秀的都在努力,我们努力还有什么意义?”

皮皮虾:“楼上瞎说。没有你们的努力,如何衬托我们的优秀(懒惰)。本天才准备报文班啦。不是因为我不够优秀,而是文班美女多。”

皮皮侠:“666!文班美女多。@皮皮霞”

皮皮霞:“烦不烦。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”

皮皮一二一:“强势围观。美女,要学会储备啊。我们北方车辆要有两套备胎。除了家用的,还要有防滑的、越野的。”

皮皮2.0:“专业赛道轮胎批发。有需要的么?”

皮皮燃:“你们在干嘛!这是学生群。@全体成员,请严肃一些。群里应该有大学生吧,武班、文班有什么注意事项,能否请明白的皮皮吐槽一下?”

皮皮睡觉打豆豆:“请在老师的指导下氪金。”

皮皮要胖不要喘:“氪金可耻,苦修光荣。今天分班应该会观摩功法传承的虚拟空间吧,大家记得带好纸和笔。现场认真做笔记,老师评分会增加的。”

皮皮火:“666!”

张平微笑着编辑信息,将昨天王青山说的整理出来,发了出去。瞬间,这个消息就被顶置,让大家讨论。

张平暂时关闭光幕,打开房门就看到父母坐在客厅中,看着自己出神。

张平笑嘻嘻的打了招呼,洗漱后就跑向公园。虽说已经炼气了,但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,却已深入骨髓。

而且这样坚持下来确实有好处。比如,太阳真火。

今天早上的跑步,终于恢复正常——楚依依没来,刘少兵来了。

不过隐隐的,张平觉得刘少兵这情绪似乎不太对。关心了一下,刘少兵只是说周末参加了课外班,有点累。

显然刘少兵不想说,张平也不再询问。晨练后,又在父母诡异的眼神中,默默的吃完早餐。

之后,父母却不刷碗,而是看着张平不说话。看的张平心头发毛。

还是老爸先开口:“这种手段还有多少?”

张平摊手:“不知道。但似乎能缓慢恢复。”

老爸面色凝重: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,你总归知道吧?”

“我就在表妹身上做了个试验。外人不知道的。”

老爸这才点头,说话稍稍有些混乱:“以后不准对外说。我和你妈也不要给了,效果太吓人了。

一个晚上,我们竟然接连突破两个境界。从炼气五层一口气突破到七层。尤其是六到七层之间可是有一个大的门槛的。

我和你妈修行基本上到顶点了,一夜之间、两个人一起连破两层境界,勉强还能说得过去。但如果继续突破,就麻烦了。

但你不同。你年轻,更得到了无生教圣女的青睐,你可以肆无忌惮的突破。

我和你妈还不老。三五十年还等得了。等你到了元婴境界,再回头提升我们的修为,谁也没话说。”

张平缓缓点头。果然,自己还是鲁莽了。

虽然一直告诉自己:要稳,要稳得如同王八,但自己还是飘了。

老妈终于开口了,“要不要联系下我妹妹,叮嘱小雪不要乱说。”

老爸摇头:“特意叮嘱反而容易出问题,那就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。就这样吧,挺好。”

张平终于还是背着书包上学去。不想刚来到小区门口,就看到一辆飞车悬浮半空,楚依依站在门口招手。

门口有不少人驻足,围观。

果然,生活啊,已经无法回到原轨!

嗯……挺好。

张平紧走两步,来到楚依依身边。重新换上校服的楚依依少了惊艳、多了纯真。

“今天好漂亮。”

楚依依嘴角翘起,却给了张平一个白眼球:“平时看你挺老实的,怎么也开始花花了?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啊。你等多久了?给我发个信息啊?”

楚依依哼了一声:“我顺路的。走不走?”

“走啊!太惊喜了!”

顺路个毛线啊,而且从地图上看,位置关系是这样的:瀚海学府(张平)→翠烟湖公园→翠微山居(楚依依)→昌平一中。

这都能顺路,你是准备环球旅行的吧。

楚依依的飞车是单人女式飞车,两个人坐着,有点挤。

肩膀能感受到少女温软的身体,一缕缕少女的幽香不断钻入鼻孔。

等飞车腾空,张平忍不住说道:“我想到一句台词。地球是圆的,我们遇得到。”

楚依依哼了一声,转头看向窗外,说起前天的事情。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飞车安静地越过车道、公园、商业区,只用了不到七分钟就抵达学校——过去这需要三十多分钟。

飞车在学校外面的停车场停下,楚依依脸色微红的冲下飞车,快步向学校走去——颇有点暴走的味道。

“依依……”外面,孙仁川斜靠在自己的飞车上,似乎等了很久,静静地看着逃也似冲出来的楚依依。

但话音未落,就看到张平也从飞车里走了出来。

孙仁川下半句憋在嗓子里,张着嘴巴,傻傻的看着张平追着楚依依走远。

许久许久,孙仁川面色难看的说了一句经典的词:

喔艹!男人、狗、和女人!

楚依依冲进学校大门后,就不方便继续‘暴走’了;淑女姿态回归。

张平追上了,两人并肩向校内走去。

看到楚依依身边竟然有男的同行,学校内一时间发出无数酸涩的惊叹——快要毕业了,楚依依你要放飞自我了吗?

作为校花,环绕楚依依身边的流言蜚语可不少。不过大家都知道——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黑。

一直以来,楚依依身边从无男性同行。

下课时候倒是有纠缠的,但楚依依始终保持安全距离、足够足够足够的安全距离。

可现在,楚依依你变了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