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十八章 元婴不是梦  试剑天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飞车在天上是不能乱飞的,全程由云网控制。非紧急情况,手动操作还违法的;但驾照还是要考滴。

飞车直接降落到楼顶的停车平台,张平带着楚盛文从顶楼往下走。楚盛文带了两包礼物。张平推脱几次没推掉。

楚盛文带的是:

‘福禄’牌灵米一包,5kg,2星品质;

‘福禄’牌火兔肉一整只,2.4kg,冰鲜封印,1星品质;

傍晚时分,电梯就不用想了,现在晚高峰,电梯太慢。

好在从上往下走很快也很轻松。

张平打开门,就看到老妈正在炒菜,老爸在看星际军事新闻。

看到张平身后跟着客人,老爸站起来了。

“爸,这位是楚盛文楚叔叔,是我同学楚依依的爸爸。今天楚叔叔拿出一天时间指导我修行的。”

老爸慌忙迎来。

楚盛文却放下东西,双手握住张平老爸的手,热情无比:“老哥,我是来感谢的。今天在公园里遇到了妖兽,张平救了依依一命。

您坐,您坐。”

“遇到妖兽了?”张老爸张兴川顿时激动了,“平平,你朋友圈发的黑龙,是吧?”

“爸,没事。就是当时楚依依受惊了,我背着她跑到安全位置。又军方高手赶来,制服了黑龙。”

正所谓报喜不报忧,张平并没有说那些刺激场面,说的越简单越好。反正事情已经过去,不要再劳烦父母操心。

楚盛文也没有过分聊什么救命之恩,更没说什么顿悟之类的。有些东西放在心上就好。

倒是说起了沐阳市蓝洋机械维修集团强买维修旺铺的事情。

张平也在一旁作陪。

说起来,张家这个维修的铺子,位置好,每年净利润怎么也能保证七八,多的时候十几万。不说多,但也不少了。

尤其是胜在稳定。随着经验积累、口碑提升,眼看着有破20万的趋势。

然而一切都戛然而止。

楚盛文现在又和张兴川唠叨一会,却是发出邀请;“张先生,要不来我们公司吧,给我们公司提供技术维修指导。”

“你们公司做什么的?”

楚盛文拿出一张名片:“齐州市盛雅机械有限公司,做通用机械零组件加工的。如果张先生加入,可以依靠丰富的维修经验,为我们的零组件设计和检验,提供指导和意见。

说起来很多零组件的设计之初都过于理想化、也稍稍有些脱离实际,因此实际应用中会出现很多问题。我也很早就想找一个张先生这样的人了。

但您也知道,我们这样的中小公司利润本就不高,工资薪水不高。好的维修师傅我们请不起。”

张兴川想了想,“我可以试试。不过我签了三年的排他协议。”

“合同我能带走吗,我找律师看看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楚盛文又唠叨一会,一共坐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就告辞了。最后却不过张平老妈的热情,带了点水果走了。

张平和老爸将楚盛文送到楼顶,等楚盛文飞走了才返回。

回家老爸就忙了起来,拿着手环扫了一下礼品的二维码,顿时就惊呆了。

灵米,18万元;

火兔肉,14万元!

张老爸更是惊呆了,但很快面色就严肃了:“张平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两件礼物就32万元市价,这种灵食就算是集中采购也不会低于95折,一般最多就是96折的样子。

抬手就是三十万的礼物,作为父母首先想到的就是:儿子当时有多危险!

在父母的凝视下,张平简单的说了下情况:

昨天楚依依找我说什么修真投资,今早就一起跑步;不想蹿出一条黑龙,自己英雄救美。后来谈话中又给了楚盛文一点提示,导致他顿悟。

总结之:“爸,这点东西,我们收的心安理得。”

老爸恍恍惚惚的点头。

老妈点评:下次遇到这事跑远点,脑袋有病吧~

问题是,遇到金丹境界的,跑得掉吗?好吧,这个问题只能藏在心中。

饭后,张平回到自己的小窝,却是看着手中的玉简纠结——要不要看?看一眼没关系吧?反正也不一定修行。

但纠结好一会,张平却笑了:“急了啊,心态不对。反正玉简已经到手,先看看学校发放的国家统一修行方式吧。”

…………

夜幕降临,张平的同桌刘少兵,却在班长孙仁川的家里,讨论的,也是‘修真投资’的问题。

刘少兵前面放着灵果、坚果、灵茶,淡淡的灵气在桌面上飘荡。

然而此时刘少兵却有些木然的看着前面的协议书,握着笔的右手,迟迟没有落下。

孙仁川支开旁边的保镖、保姆等,耐心的劝说:“老刘,我不知道楚依依给你怎样的条件,我也不问。但我就说一点。

一旦你接受了楚依依这边的投资,你还有资格去追求她吗?”

刘少兵不说话。

孙仁川又说道:“另外,今天张平在楚依依家里呆了一整天,午餐都是在楚家吃的。刚刚楚盛文亲自送张平回家的。”

刘少兵豁然抬头,右手的签字笔咔嚓一声折断了。

孙仁川慢慢从桌子下拿出一支新的签字笔,放在协议书上。继续说道:

“你的努力,我都看到了。我,不如。

你的天赋,也足以保证筑基。而修真最大的门槛,就是筑基期。

但对你来说最大的问题是:筑基的资源哪里来?之后你还能走多远?”

刘少兵不说话,但眼神却越来越灵动了。

“你看,你天赋有了,努力也有了。就差资源了。

只要资源上去,自己不放弃,其实元婴也不是那么遥远。”

刘少兵咬咬牙说道:“能突破筑基期已经不多了。”

“那你甘心吗?”

刘少兵终于放弃挣扎,看着协议书上,有三个选择:

1,每学期50万,加上高三,共10个学期;毕业后到‘锦城安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’工作25年;

2,每学期70万,共……工作30年;

3,每学期90万,共……工作35年。

工资待遇、工作环境等,当然要符合法律。

如果参军、考研等,也有相应的条款。

为刘少兵投资的甲方,是锦城安保集团,一个涉及到星际保镖运输业务的集团——有物流也有保镖,星际业务危险性比较高。当然,待遇也高。

犹豫许久,刘少兵咬牙签字,并选择第二档:每学期70万投资,毕业后工作30年。

等刘少兵签完字、按完手印,孙仁川微微笑道,“老刘,我爸当年和你一样。后来表现优秀,得到了奖励。

现在集团在昌平区的业务是我爸负责。

前后不过三十年时间,我爸就从打工人成为小老板。”

“对了,你是和锦城安保集团签订的投资协议,我只负责联系沟通。咱俩还是兄弟,不是上下级哦。来,喝一个。”

刘少兵眼神稍微明亮起来。

各开了一瓶啤酒,孙仁川高声说道;“一口干了,未来元婴不是梦!”

咣当两声,空酒瓶在地上破碎,刘少兵带着激动、感激离开了。

看着刘少兵的背影,孙仁川嘴角微微翘起:“以刘少兵的灵根、努力程度,只要他达到筑基期,这份合约放在债券市场上,怎么不赚个十倍价值。”

但随后,孙仁川就打开《勤学2群》,打开了张平发的图片,茶几的反光中,是一抹淡黄色公主裙的反光。

图片有些模糊,处理几次都不够清楚。但孙仁川百分百肯定:那就是楚依依!

“咯吱……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