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十六章 我舔什么了  试剑天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楚依依带着张平来到客厅,却没有四处看看,而是强势质问:

“,你是不是特意将我丢在水沟里的?”

张平看着楚依依的双眼,认真的道:“那是为你好。”

楚依依不话,瞪着张平:笨蛋,我现在不是要解释,就是想吐槽,仙女的形象全毁了。

当时的场面,已深深的烙印到楚依依心底:张平把自己抛出去了,自己却落入危险中。只是……楚依依也不知道如何准确的表达自己的心态吖。

张平却施施然的走到沙发上,还躺下了,“我,你就是这么感谢救命恩人的啊。不以身相许,你至少给我倒杯水吧。”

啪!

一盒酸奶砸在张平胸口。

请我喝奶?

好吧,求生欲是个好东西。

喝了半盒酸奶,张平才道:“当时情况紧急,地面在龙息下结冰,你当时又冻僵了。只有低洼的河流,会安全点。”

楚依依看着张平,瞪着水晶般的大眼睛。

着,张平的目光转向玉简。有点心痒啊,看一眼,只是看一眼不修行,不要紧吧?

只是一会后,张平感受着楚依依压迫的目光,却是忍不住的回怼。

等楚盛文过来的时候,两人还在大眼怼大眼,眼睛一个比一个睁的大,似乎不如此不足以取胜。

实际上,两人眼睛都酸涩的难以忍受了,已经在不断眨眼中。

楚盛文见了,未语先笑。笑了好一会,才对张平道:“张平,谢谢。你不仅救了依依,还为依依争取到军事驻地的修行机会。”

楚依依哼了一声,转过头看向窗外。

张平略有一些不好意思:“那个……应该的嘛。就是自己做的不够好,惹…嗯…楚同学生气了。

而且这次黑龙的问题,就算我不开口,我想黄司令也会主动邀请的。”

楚盛文笑了笑,转移话题,“没吃早餐吧,在这里吃吧。”

张平犹豫。话爸妈出去浪了,留下来蹭饭不错哟~但做人要矜持~

楚盛文看了眼楚依依。

楚依依开口了:“张平,一起吃个早饭吧。

还有,我爸怎么也有筑基的修为,你刚刚炼气,有很多修行上的问题吧,可以问我爸啊。”

楚盛文很想翻白眼:卖爸的女儿。

留下来吃个早餐是礼节;但卖爸算怎么回事。

不过楚依依都这样了,楚盛文也只能点头:是的是的,我很乐意解答。

张平当即表示:那就麻烦楚叔叔了,确实有些问题。

作为普通家庭出身的孩纸,张平在修行上的疑问很多很多。

尤其是刚刚炼气,早上又经历这么多事情,心中问题多的不要不要的。

早餐过后,三人来到书房,张平先与楚盛文交流起来,楚依依在旁边作陪。

有不少问题,楚依依就能回答,楚盛文在旁边查漏补缺——更多的是为楚依依讲解。

果然,总有人会赢在起跑线上。

从楚盛文口中,张平终于得知国家正统的修行手段:建模。

果然,这很科学,也很唯物。

所谓的功法运转路线,其实就是一个‘建模’的过程。那一个个法术、神通、阵法等,本质上就是建模。

当然了,功法终究是功法。‘建模’的法,不过是便于理解的比喻。

“灵根觉醒后,会自然成长。但自然成长缓慢,且方向不定。我们需要将灵根所有的潜力约束起来,向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,进化。”

“如何约束,如何进化?很简单,建模。通过一些固定的模式、或者更应该是‘程式’,引导灵根的发展。”

“建模和修行的统一,是通过阵法联系的。其实人体内的经脉和穴位,就可以看做是一个然的阵法。所以内气在经脉中流淌,会有变化生成。

炼气境界的修行,就是在紫府空间,也就是灵根所在的空间,以灵根为核心,用意念、意志、想象为工具,以精神力、本源真气为材料,建造一个独特的阵法结构。

从最开始的平面阵法、也就是二维阵法,到三维、四维,一直到9维阵法。”

“……”张平直接懵了。

我就想修行,你告诉我要去学数学,还是高等数学。

不对,这种多维的理论,还有高能物理上也有。物理和数学,可以是地球文明的两大根基。

似乎看明白了张平的懵呆,楚依依笑的像只狐狸:“其实没那么复杂,所谓的四维、九维等结构,也不是数学上那种无限维的概念。它其实是一种相位概念。

简单来,在一维直线上确定一个点,只需要一个数据。

二维平面确定一个点,需要两个数据;

三维空间确定一个点,需要三个数据;

在一维直线上确定一段线,需要两个数据;

在二维平面确定一段线,至少需要四个数据,

在二维平面确定一个平面,至少需要六个数据。

以此类推,在三维空间,确定一个三维体,至少需要1个数据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张平再松一口气。看来,还不算太难嘛!

楚盛文开口了,“不用想那么多,只要将学校安排的课业学好了,修行知识上就足够了。这一点完全不用学生们担心。”

“呼……”张平狠狠地松了一口气。这还差不多。却还是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,“我还以为炼气一层构建二维阵法,二层构建三维阵法;等到筑基期,就要构建高能物理上所谓的11维度空间。”

楚依依微微笑道:“真要那样,全世界都找不出几个能筑基的。”

楚盛文再次开口道:“张平,听依依,你之前体检数据并不是很高。怎么一夜之间就灵动了?”

“顿悟吧。”张平早就有准备了。“昨回去后,看着夕阳,忽然有些感悟。

之前一直都是面对朝阳吐纳、修行,总想着上升、上升、再上升。惧怕黑暗降临。

可是昨晚看着落日,忽然想到:落日,是为了明更加灿烂。

春蚕化蛹,看似作茧自缚,是为了可以展翅飞翔。拳头收回去,是为了打的更快更有力。

也许,走路不能光仰着头,更应看看脚下的路。”

这倒也不是张平乱,因为这些都是……标准的心灵鸡汤哇。

“那你的什么先真火,是如何修行的?”

张平:“这十几年来,我一直早上面对东方吐纳,更坚持不服用丹药,依靠自身修行。也许其中有什么变化吧。”

“不服用丹药?”楚盛文眼睛一亮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相信自己!”这一次的张平不再是心灵鸡汤,而是自身的真实感悟,“修真修真,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,还修什么真啊。

我不是忌讳丹药,但我更相信自己。”

楚盛文眼睛越发明亮,语气颇有些急促了,“这是你契合度为10的原因吗?”

“我就从来没想过契合度的问题啊。按照现在科学研究,灵根本来就是身体的一部分,是暗物质组成的。既然是身体的一部分,为何还要分彼此?分契合度?

难道我们跑步之前,还要检测下双腿会不会丢下身体,自己跑掉?”

楚盛文听了,不再话,竟是陷入沉思,眼睛渐渐合上。

忽然,楚盛文身上有某种玄妙的气息鼓荡。

楚依依见状,当即捂着张平的嘴巴,左手食指在樱唇前面竖起,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。

张平看明白了,所以作为回应,舔了一下楚依依的掌心。

楚依依眼睛瞬间就瞪圆了,而后银牙暗咬,抓着张平的脑袋往外面拖。

拖到外面,轻轻关上房门,激活隔音阵法后,楚依依顿时叉腰怒视张平。

张平静静地看着,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。

好一会,楚依依呲牙低吼:“舔狗。”

“我没舔狗啊,我舔了……一只猫咪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依依爆发了!

面对已经炼气三层的楚依依,张平被无情的壁咚了。只一会,两条胳膊就变成了紫青双‘贱’。

(今是感恩节,感谢诸位读者大大们的一路陪伴和支持。预见你们,是涯一生的幸运。

稍后,再来一章。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